阿啾_

杂食_(:3」∠)_

这集看得我心绞痛……可我还是好喜欢小龙人啊!!!!(号哭)
一刷微博都让他去死/早点死……难过到质壁分离(。•́︿•̀。)

我之前傻得传错视频了orz 这个是有歌词的!


【意绮意无差cp向】


BGM:御皇七-薄暮

觉得这首歌很适合就拿来剪了!大概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故事以及老意在绮罗生死后那段时间的心境吧。


七夕快到了所以加了个甜味儿小彩蛋!提前祝七夕快乐w


彩蛋BGM:DAOKO×米津玄师 - 打上花火


谢谢大家w 喜欢的话来和阿婆主聊天吧!!!!!!!!我爱你们!!!!!!!!

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他俩了!简直就是吃喝组!视频并不是cp向

非常非常想念小龙人,他是世界的财富qwq

希望大家能喜欢!谢谢观赏!

【POI/RF】高考全国二卷一分作文

选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本来高考题目要求是选2-3句的,可只选一句我已经不行了。日常向,40分钟作文,只会发糖,请轻点儿打我。感谢基友的脑洞呜呜呜我哭泣!

一开始是开玩笑说盲狙个全国乙卷,结果真的写了,然后疯狂跑题。哈哈哈哈哈哈其实跟这个诗句简直没有关系!要是大家能看的开心就再好不过了!(●´∀`)ノ♡


“里瑟先生,你认为什么是诗?”

号码接连不断地跳出来,喧闹的电话铃声仿佛是故意要阻拦这场对话。哈罗德突然抛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又后悔似的紧接着指示里瑟赶往下一个号码的所在地。

里瑟在一片捂着膝盖的人的哀嚎声中分辨出了这句话。夹杂着些许的电流声,那平稳又熟悉的语调使他从枪声与硝烟中缓过神来。这名高大的特工走出银行,来到清晨的阳光下。他不禁笑了笑,“我可不怎么读诗,哈罗德。”

耳机的另一方安静了一会儿,便又开始讨论这次的号码。他显然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里瑟能想象出那个人戴着眼镜瘪嘴的模样。他学着记忆中哈罗德的动作,对着路边的监控也瘪了瘪嘴角,随后加快步伐往下一条街道走去了。

“里瑟先生,我不得不说你刚才的行为是十分幼稚的。”

“哈罗德,我们的这个号码看起来可不太安份。”

“小心,里瑟先生,他的背包里有一把手枪。还有,下一次转移话题请不要生涩得像五岁小孩的日记一样。”
“我可没有读过五岁小孩的日记,不过我猜五岁的孩子不会在日记里写诗,你会吗,哈罗德?”里瑟挑了挑眉毛,接着悄声接近了号码。

等到解决了这个事件,夕阳的余晖已经铺在纽约的街道上了,也照进他们的图书馆。这座冰冷灰暗的钢铁城市只有在此时才显得些许温暖,充满希望。小熊在门口急切地踱步,等着特工带回它喜爱的肉食。

哈罗德蹒跚着走到书架边,拿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集。接着他听见小熊欢喜的吠叫声,便又把书放了回去,走到门口。

“欢迎回来,里瑟先生。”

大个子特工和小熊滚在地上玩耍,弯弯眼角对他笑了,“看来小熊想出去散个步。”

于是他们便顺理成章地在哈罗德最喜爱的餐厅吃了晚饭,牵着小熊在公园里散步。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时里瑟还是盲无度日的酒鬼,直到哈罗德告诉他,他需要的是一份工作。

里瑟想开口说话时才发现由于这个公园相对偏僻,环境十分安静,仿佛一开口,声音就会被无限放大一般。他瞧了瞧一旁心情愉悦的搭档,连眼镜也遮不住他的笑纹,随即愣了愣,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望着天上的月亮,清了清嗓子。

“哈罗德,虽然我说过不止一次了,但谢谢你给我这份工作。”

意外的是,这句话仿佛攫取了他所有的氧气,他此时心如擂鼓,几乎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然后他看见小个子老板转过身来,月光映在他的眼睛里闪闪发亮。
“诗是在翻译中所遗失的东西*,里瑟先生。”

号码从来不等人,第二天早上哈罗德匆忙赶到图书馆时发现里瑟早已经到了。特工从贴着号码信息的白板后探出身子来,带着狡黠的笑递给他一个甜甜圈。

哈罗德疑惑地看着特工藏不住的笑意,“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里瑟先生?”

“虽然这么说很肉麻,哈罗德,但我清晨醒来,感觉很幸福。”

这句话伴随着电话铃声,萦萦回响在哈罗德耳边。号码永远不会停止,催促着哈罗德不断地去解决将要发生的事件。但是这个下午,他好像能从这些从未中断的号码中获得一丝歇息,于是他给里瑟放了个小假,自己也打算休息。

并不遥远的记忆像天上的云一样,飘到他的脑海里,特工那个狡黠的笑容又浮现在他眼前。于是他依旧蹒跚着脚步,拿出那本弗罗斯特的诗集,却在翻开后愣忡了一下。

“暴殄天物。”

中心被挖空的诗集中,放着一枚戒指。

“哈罗德,我可不怎么读诗。”高个子特工从图书馆门外走了进来,有些紧张地微笑着,却依然认真地注视着他。

“里瑟先生,”哈罗德举起那本诗集向他扬了扬,“我想你欠我一本书。”无名指上的戒指亮得里瑟眨了眨眼,他大步走到哈罗德面前,一如那天清晨,弯了眉眼狡黠地笑着。

“是的哈罗德,不过我想你欠我一枚戒指?”

“我想我能先还利息。”

于是那本诗集被挤在中间,他们交换了一个吻。




注:“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Robert Frost 这句话是罗伯特弗罗斯特说的,也就是宅总看的诗集的作者。